人气排行
搜索排行

第964章 女海贼红毒蛇

所属目录:唐朝好地主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6-25    阅览次数:24 Views

海上贸易的兴起,除了带动了六大港口城市的发展,带动了工商制造业兴荣外,也让走私和海贼多了起来。
  
  而有的时候,海贼和走私并不分开。
  
  相比起明时的海贸,大唐并不禁止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朝廷设了市舶司和海关,一年能收到不少的关税。
  
  大唐已经设立了六个港口海关局,所有进出海上的商船,都须先缴纳关税才能进出。海关税又分为船税和钞税,船税按船只大小定额收取,而钞税则按货物从价二十税一。并对某些重要的物资进行禁出口,如铜钱、铁料、武器等。
  
  二十税一的钞税自然算不得高,相比起海贸的巨大利润这点税其实很少。但朝廷也不是这么简单的,船钞和钞税只是海关正税,另外还有附课。而附课往往比起正税要高,有时甚至达几倍之多。
  
  这些正附税最后自然就转为了商货的成本,使得货物价钱增高,利润也会相应的减少。于是乎,就开始有了走私。有些走私只是为了逃避海关的税收,而有些,则是为了走私一些禁运的货物。
  
  “走私很厉害?”
  
  “走私当然厉害,只要有一成的利润,走私犯就会大量出现。如果有两成利润,走私犯就相当活跃。而如果有五成的利润,走私犯就能铤而走险,要是有一倍的利润,走私犯敢无视任何法律。而如果有三倍之利,他们敢犯任何罪行,杀人放火在所不惜。”
  
  李超说道。
  
  “你知道如今民间说的两种最新兴的生意是什么吗?”
  
  “海上贸易?”程咬金问。
  
  李超摇头。
  
  “不,是私盐贩子和海上走私上贩。这两个职业,被称为最新兴的职业,也是最暴利的行业。只要肯铤而走险,肯冒险,那么基本上不要什么本钱,不需要什么难度,就有获得暴利。”
  
  “嗯,朝廷如今的新盐政,确实有些坑爹。”程咬金用了个新词,那高昂无比的盐价,私盐贩不兴起才怪。朝廷给盐商的批发价都是六十文钱一斤盐了,而盐商还要加价卖。盐这东西根本就不值那么多钱,几文一斤都了不起了,这意味着直接走私贩盐,有着数倍之利。
  
  “海上走私,利益丝毫不下于贩私盐。弄条小船,然后绕过港口海关,悄然出港,在海上与商船交易,买卖货物,仅是逃的税,就让他们的货赚上大笔。”
  
  “逃税走私,这可是重罪。”
  
  朝廷对于走私打击很严厉,因为走私损害的就是关税。朝廷如今一年盐税计划能收入一千二百万,而海关税收也能收入五百万贯。这么大笔的税收,必须得保证控制走私的情况下。如果走私猖狂,盐税和海关税必然大降。
  
  对于走私犯,贩私盐一石以上就是斩,一斗以上就是流放劳改,一斤以上都是重罚劳教。而海上走私,同样严厉打击,拥有走私船的走私犯,一经抓捕就是绞,从者流放劳改。
  
  可还是那句话,打击虽严厉,但那巨大的走私暴利,让许多人铤而走险。甚至短短的时间里,已经有了比较大的走私产业链条,有人组织货物和销售走私货,有人运输,有人出海。
  
  在链条里,是不少的地方豪强参与其中。
  
  李超不走私,是如实纳税人,因此对他们来说,走私犯就影响了他们的利益。那些人不纳税,因此商品可以比他们的价格更低。不论是出口还是进口,都在妨碍他们。
  
  最让李超不满海上走私贩的地方,还在于他们是真的不怕死,也不顾律法,什么赚钱他们就贩什么。
  
  大唐的铜钱,金币银币,甚至是铜器铁器,乃至于铁料钢材,甚至是武器。
  
  大唐的冶铁技术和刀剑工艺,领先当代,最为先进。于是乎,有些走私贩便建地下工坊,私自打造唐刀等,然后向周边的国家出口。
  
  唐刀和唐弩、唐弓,成为周边国家极其欢迎的商品。
  
  蛇岛,就在渤海海峡之中。
  
  在登州与大连之间的海峡,一共有大小三十二个岛屿,如同一串珍珠一样散落其间。海峡直线距离也不过二百里,有着这些大小岛屿,就让登州与辽南交通便利起来。
  
  这里是一条传统的航线,大量的商船往来,也使得海盗和走私犯在这里繁荣。
  
  “一千多人啊。”程咬金红着眼睛,“登州刺史真没用。”
  
  李超在旁边不急不缓的道,“事实上整个海峡中群岛上的走私犯以及那些私逃出海的流民等,足有数万人之多。”
  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程咬金在登州呆了这么久,还是头次听说这样的消息。
  
  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岛上不仅是海贼,还有海贼们的家眷。另外岛上也有不少走私犯的据点,他们甚至在岛上建立了许多作坊,生产加工违禁出口物。有些大的走私犯,干脆在岛上建立了码头,设立了交易市场。你是不知道,那群岛之上有多么热闹,他们甚至在岛上建房屋、工坊、还屯田种植、捕鱼打捞呢。”
  
 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,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人干。
  
  丝绸之路上,西域胡商翻越雪山,穿越茫茫戈壁沙漠,辛苦的跋涉,不就是因为丝绸之路贸易带来的利润吗。
  
  “入娘贼的,那咱们何必先去什么百济新罗高句丽,正好在这群岛练手啊。几万人,这要全抓了当奴隶,得填补多少劳力空缺啊。”
  
  他再次骂登州刺史没用。
  
  “你也别骂刺史了,刺史也挺不错的,起码登州港有如今的发展,他也是功不可没。再说了,围剿海贼和打击走私犯的事情,刺史也管不上。那归驻军和市舶司衙门管,朝廷也是有感于如今走私和海贼的猖狂,不也正式设置了水师吗,市舶司和海关也设立了缉私队,一步步来,不用急的。”
  
  虽然朝廷动作有点慢,但并不算晚。
  
  这些走私犯此前能弄的如此之大,其实也确实是地方官府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那些走私犯,有几个是真正的光脚的,都是有跟脚的,后面是地方豪强。
  
  但地方官府纵容,不代表着朝廷会纵容。
  
  庙岛群岛上再繁荣,可也不会长久,朝廷一旦出击,他们就会灰飞烟灭。
  
  李超对于一些走私犯懒得关注,不过程咬金非要拿他们练手,要抓人,李超也不反对。
  
  蛇岛,一座不大的岛,距离登州更只有三十里,一伙上千人的海贼居然就盘踞在离伏波舰队水师母港三十里的地方,说来也是搞笑,可却是事实。
  
  在他们旁边的那些岛上,还盘踞着其它的大小股海贼,和许多走私据点,可一直都相安无事。因为大家守着登州港,守着登州新罗航线,都能吃的满嘴流油,根本不必要内斗相争。
  
  李超和程咬金甚至都没去构思一个作战计划。
  
  因为不需要,真的不需要。
  
  一直以来官府对他们的不管不问,让他们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是海贼了,其实他们也很少杀人越货,他们现在的生存方式更温和一些。
  
  派几条船,每天在海上收钱。
  
  航线上过往的商船都很配合,好像交税一样,送点钱,再送点货,然后就可以顺利通过。海贼们甚至跟商船上的人都很熟悉,每次收钱都气氛融洽。
  
  甚至他们有时还会向商船推销点自己的走私货,有时也会向返回登州的商船优先购买点新罗高句丽的货物,用的都是熟人价。
  
  从这方面来讲,红毒蛇海贼们真的快忘记自己还是海贼了。
  
  他们的老窝离登州水城才三十里,一千余人盘踞着一个不小的岛,在岛上有码头,有避风港,有寨子,甚至还有一片自己的仓库和田地。在上面种菜种粮,千余人过的潇洒滋润。
  
  当李超的十条商船驶近的时候,海上几条小船没有靠过来。
  
  他们认出了桅杆上的旗帜,尤其是领头那两条船上的旗帜,白虎玄鸟李树枝,这可是灞上李家的旗帜家徽,红毒蛇的人识趣的不会来讨要好处的。
  
  这样的顶级豪门,他们惹不起。
  
  以往,他们只当是互相井水不犯河水。
  
  可今天,这些船却拐个弯,向他们驶来。
  
  “好大的船啊,三桅大盖世,八百料船呢。”
  
  “我感觉李家那两条要稍大点,估计得有一千料。”
  
  “灞上李就是豪气,你看他们家的商船,装饰都不一样啊。涮的蓝色和金色的漆,看着多漂亮,还有那船首像,那是一条蛟龙啊,光这个船首像,我估计就值人家一条三桅船的钱了。”
  
  “他们怎么好像朝我们岛上去了,要干嘛?”
  
  蛇岛。
  
  岛上一片安详,海贼们的老大红毒蛇是个女人,远近闻名。据说早年曾经是江淮杜伏威军中的一位女将军,后来杜伏威暴毙长安,而辅公石叛乱,江淮军一朝而灭。这位女将带着百余手下来到岛上,在此立足,慢慢的招纳了一些旧部,接来家眷,做起了无本买卖。
  
  一早。
  
  红毒蛇在检查岛上的几处作坊,一家唐刀作坊,一家铜钱作坊,都是仿制的朝廷横刀和贞观通宝,这些东西在外面很有市场。
  
  红毒蛇很有野心,也有眼光,知道做海贼长久不了,这两年也开始借着海贸之利,准备洗白。
  
  她听说赵国公李超如今就在登州水城里,她这些天一直找人疏通关系,想要与这位手眼通天的赵国公通上话,不为别的,只是希望能够接受招安,过上安定的生活。
  
  “大当家的,不好了,我们被人堵了!”
  
  一名彪型大汉跑来,面带慌张。
  
  “被谁堵了?”红毒蛇平静的问。
  
  “李···是····灞上李家的船~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daqin.org/book014/14417.html
本文标签:, ,
下一篇:
上一篇:

抱歉,评论被关闭

 
最新章节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