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气排行
搜索排行

第844章 天赐良缘

所属目录:唐朝好地主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6-23    阅览次数:41 Views

中书门下平章事长孙无忌很佩服李超折腾的本事,好像只要李超愿意,那么这天下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。
  
  魏国公长孙无忌是平章事,是中书门下的宰相,但他本职是吏部尚书。虽然他以吏部尚书加平章事拜宰相,吏部这边的事情,实际多是由侍郎主持,但他依然还是吏部尚书,李超召六部尚书来开尚书都省会议,他不得不来。
  
  同是宰相,李超和房玄龄、杜如晦是三省长官,比起其它宰相们还是要高出一截来的。太子承乾上完课就急忙忙赶了过来,虽然来晚了点,但也还是赶上了这场尚书省高层会议。不过用李超的话,这个会议,叫尚书都省常务会议。
  
  承乾在这个常务会上没有坐位,他没有出席资格,只有列席资格。皇帝让太子跟着李超在尚书省学习,李超便真的让太子在这里学习,完全不把他当君上。太子在会议室里没位置,李超在自己身后,放了把椅子,太子只能坐他身侧。
  
  李超不但不把太子当君上,而且还把他当成了实习生跑腿的,不时的叫他递个报告拿个图表什么的,每当李超叫一句太子殿下,承乾都会立即跳起来去跑腿。
  
  李超和太子两个都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  
  只不过,其它尚书省的高官们,都看的有点暗自摇头。
  
  李超在承乾的印象里,是个好老师。不过若是在私下的时候,往往是不太正经的。李超经常坐没坐相,站没站相。
  
  他会经常把双腿架在桌子上,而不是正襟危坐。要么,就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,脚踩椅子上,或者直接横躺在长椅上。
  
  总之,相当不正经,十分随便。
  
  但此时在尚书都省的常务会议上,李超却十分正经,表情严肃无比。身上的紫袍整洁笔挺,头上的梁冠也端端正正,腰间玉带很亮,金鱼袋和金鱼符也都佩带的一点不差。
  
  会议室里有地暖,十分的暖和。
  
  屋里还燃烧着龙涎香,香烟袅袅。龙涎香中,又夹杂着红茶的浓香,李超爱喝茶,冬季爱喝红茶夏季爱喝绿茶,有时也喝花茶,白茶黑茶黄茶这些喝的较少。
  
  尚书省的这些高官们,几乎人人面前一杯红茶。
  
  薄如纸,剔透晶莹的景德镇青瓷茶不里,红色的茶汤色泽亮丽。
  
  “殿下。”李超转头对承乾道。
  
  承乾站起来,对着李超,“老师。”
  
  公开场合,承乾一般也称李超为老师。这个称呼也是十分特别,只有李超一人享此殊荣。
  
  “殿下,陛下既然让你到臣这里来学习观摩政务处置,那从今天起,就请殿下担任臣的实习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,不知殿下可否愿意?”
  
  “实习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?我吗?”
  
  承乾有点惊讶,他学习政务时间也不短了,当然知道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是个什么职务,这原来号称是天下第一吏。因为五房是服务于宰相议事机构的,不过如今尚书都省的五房不比中书门下的五房。
  
  可这尚书省的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,也是尚书省第一吏了。
  
  这是个很重要的吏职,一般只有那些经验丰富,很有威望资料的大吏才能任此职。
  
  承乾挺高兴的。
  
  长孙无忌不高兴了。
  
  承乾不仅是李超的女婿,也还是他的外甥呢。承乾可是堂堂大唐太子殿下,李超怎么能让他当一个吏呢。哪怕只是学习政事期间充当一下,这也不行啊。
  
  长孙无忌哼一声,双手撑在桌子上直接就站了起来。他目光直瞪着李超,“都堂,此事不妥!”
  
  尚书省的总办公处,惯称都省都堂,因此一般也把尚书令称为都堂。
  
  李超对于长孙无忌的反对并不在意,反问一句,“有何不妥?”
  
  “殿下堂堂太子之尊,岂能为一吏员?”
  
  “吏员又怎么了?陛下九五至尊,也曾为一士卒尔。如今殿下是学习理政,我让殿下暂时先充当堂后官,也是让他有更多机会接触实际上的庶务,这并没有什么不可。既然是学习,就不要高高在上,那样能学到什么?”
  
  长孙无忌被李超顶在那里,很不服气。
  
  如果让太子先充个尚书省的小官也没什么,可却充个吏,他难以接受。
  
  不过李超可不管他,就算长孙无忌是吏部尚书,可也管不到李超委任承乾当这个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,这是个吏职,而且是尚书省五房吏职,皇帝李世民刚授权李超,可以自行征辟吏员的。
  
  长孙无忌这个吏部尚书,都管不到这事。
  
  他管官,却管不到这个吏。
  
  “殿下可愿意?”
  
  “愿意。”承乾没理会长孙无忌对他使的眼色。在舅舅和老师之间,他与李超更亲近,也更相信李超。
  
  长孙无忌失望的叹气,没料到,他这个亲娘舅,还抵不过李超一个外人。这个发现,让他有点伤心。
  
  “长孙尚书莫瞧不起吏员,这汉高祖当年不过是秦朝的一个亭长。而汉相萧何曹参这些重臣,曾经也不过是县吏而已。还有保扶汉室的陈平,当年更只是小小的里吏,县吏都算不上。可是呢,刘邦后来成为了汉高祖,萧何成为了名相。”
  
  其实在汉朝的时候,官和吏之间还没有划的这么开,吏和官是相通的,吏做的好是能升迁的。
  
  只是到了后来,官和吏区别越来越大,特别是九品中正制后,人生来就有了等级,世家大族越发强盛,吏也就再无法成为官,吏成了浊流,官就是世代的清流。
  
  吏越来越卑微。
  
  南北朝时代,官员基本上都差不多是世袭的,他们还有征辟僚属的权利,因此吏地位越来越低。
  
  长孙无忌也是贵族出身,往上追,还是北魏皇族分支。
  
  李超不同,他不会瞧不起吏员。
  
  甚至,他还有意要打破清浊壁垒,今天让太子来当一个吏目,就是一个信号,一个试探。
  
  “长孙尚书,我觉得老师让我当这个堂后官我很高兴。”
  
  太子都这样说了,长孙无忌还能怎么说?
  
  其实以能力而言,太子肯定还不够格当这个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的,因此李超给他加了一个实习前缀。
  
  李超最常干的事情,就是自己提出要求,然后划分任务,交给下面去做。
  
  他给长孙无忌分布了一个任务,让他拿出一个考核章程来,分别对尚书省内部的官和吏进行考核。
  
  “我相信长孙尚书和吏部,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,对吧?”李超笑着对长孙无忌道。
  
  “给我七天时间,吏部一定拿出一个详细合理的章程来。”长孙无忌淡淡的回答。他不喜欢李超的作派,但任务分下来了,他还是会去努力完成的。
  
  “不是详细合理,而是优秀的考核章程。我也没有七天时间给你,三天,我给你和吏部三天时间。若是三天时间不够,你现在就可以告诉我,我可以把这个事情交给别的部门去做,他们肯定能如期完成任务。”
  
  这话就是对长孙无忌和吏部的嘲讽了。
  
  长孙无忌黑着脸应道,“好,三天之后,吏部一定会交出一个优秀的考核章程来的。”
  
  当天晚上。
  
  李超带着太子承乾,一起前往魏国公府拜访长孙无忌。
  
  公事归公事,私情归私情。
  
  李超不想把公务上的分歧带入到生活里来,尤其长孙无忌还是承乾的舅父。历史上,承乾表现很不佳,十分让李世民失望。后来甚至弄出了谋反这样的事情,最终,李世民询问长孙无忌的意见。
  
  长孙无忌没有支持这个大外甥,而是支持废掉太子承乾。
  
  后来,在立魏王还是晋王李治这件事情上,长孙无忌又表态支持李晋。虽然,其实长孙无忌那个时候,早猜测到了李世民的意图,不管是废承乾还是立李治,其实都是顺李世民的想法,但不得不说,长孙无忌在李世民这边非常得信任,同时他在这种敏感的皇家事务上,也非常有话语权。
  
  长孙无忌对李超和太子的到来还有点小意外,白天还闹的有点不愉快。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,李超上门拜访,还带了几坛子最上好的酒。
  
  长孙无忌便让人弄了一桌菜,开了李超送来的酒,他叫来儿子长孙冲一起做陪。好在长孙冲以前也是拜在李超门下读过书的。
  
  有承乾和长孙冲两表兄弟在,李超跟长孙无忌的气氛反倒缓和了不少。
  
  你一杯我一杯,一会倒喝的挺尽心的。
  
  “魏国公啊,太子殿下非常优秀,你我都知道。但陛下望子成龙,希望太子更优秀,我让太子来做这个堂后官,其实也是想给他些磨砺而已。太子毕竟身份尊贵,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机会磨砺,总不能让太子真的到下面县里做个小吏,或者去军营里当个小卒子吧?有点机会,让太子历练历练总好的,你这个舅舅,也莫过于爱护关怀,过度的关怀,就是溺爱了。”
  
  私下的场合里,长孙无忌也没跟李超客气。
  
  “文远啊,你说的这些想想也确实有道理,是我多虑了。”他举起酒杯,“文远啊,你夫人又为你产下一嫡子,还没来的及恭喜你呢。”
  
  “魏公夫人今冬不也为魏公喜诞一个千金嘛,同喜同喜。”
  
  长孙无忌哈哈大笑,“你是太子岳父和老师,我是太子的娘舅,咱们都是一心为太子好,要扶保着太子将来继承大位的。我看,不如咱们两家也来个联姻,我家嫡出的二娘许给你家七郎如何,都是嫡出,天赐良缘啊。”
  
  李超没料到长孙无忌主动结亲,想了想,这倒也是一桩好事。反正这年头,早结亲晚结亲,还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儿女自己是做不了主的。
  
  魏国公长孙无忌的嫡出二女儿,嫁自己的嫡三子,倒确实是良配。
  
  “既然魏国公不嫌弃犬子,那李超还巴不得攀你这门亲呢。”
  
  “哈哈哈,那就一言为定!”
  
  “嗯,明天我就请大媒送大雁过来。”
  
  送大雁过来,就是要问名字问生辰看看八字合不合了,如果不是相克相冲这些,事情差不多就定下来了,回头立下婚书,就算定下来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daqin.org/book014/14304.html
本文标签:, ,
下一篇:

抱歉,评论被关闭

 
最新章节
随机推荐